以心融入,以身担当——喜德县扶贫工作汇报

作者:佐宏时间:2019-10-09点击数:

20187月到今年9月份为止,转眼在凉山州喜德县从事扶贫工作已有整整15个月了。在此我结合这段时间的工作情况与体会,向各位领导和老师做汇报。

20186月底,我报名参加脱贫攻坚帮扶工作,在向部门领导汇报、和家人商量的时候,大家既表示支持又替我担忧。表示支持是因为扶贫工作对于学校而言是政治任务和社会担当,作为学校的员工理应积极参加,对于个人而言也是一次磨砺成长的大好机会;表示担忧是因为自2006年毕业留校工作,我一直身处鸟语花香、窗明几净的校园环境中,忽然从“象牙塔内”跳跃到贫困村上,能适应么?当地有多艰苦不清楚,但作为成年人我相信自己能撑的下去。我宽慰大家说:“脱贫攻坚不是‘枪林弹雨’,放心吧!”

出发当天,学校派车送我和其他几位老师到喜德,到达县城已是傍晚,第二天大家分别按县上的分配方案去帮扶村报到,我驻村的地方是红莫镇红莫村。红莫村是红莫镇海拔最高的村,最高处有2700米。村民都是彝族老乡,还没有整村脱贫。虽然来之前通过培训对贫困地区有了一定了解,但想象不到在“食不厌精脍不厌细”的当下社会,当地的老百姓还经常把土豆、酸菜汤当主食吃,住着没有窗户的土坯房,不少四五岁的孩子要自己走几公里的山路到幼儿园,晚上没有路灯,取快递要往返20公里……如此种种,这里与外面所见的巨大差距让我心底震惊,当地的老百姓确实需要帮扶。

当地政府对外来的帮扶干部很关心,尽可能为大家解决生活上的困难,但深度贫困地区条件所限,有些问题一时间不能得到改善,比如吃饭、洗澡、交通等等。不适应是真的,第一个月我就瘦了整整10斤。但我没有向村上和学校提什么要求,我觉得作为成年人不能“玻璃心”,而是要“到哪个山头唱哪个歌”。洗澡不方便就自己烧水擦洗,交通不方便就骑摩托,没有电脑就自己带过来,没地方吃饭就去乡上的食堂搭伙……能想办法就想办法,实在不行就降低标准。人家能吃土豆咱就吃不得?人家能走山路咱就走不得?我和妻子打趣说要在喜德建立一个“爱校教育基地”,欢迎大家都来吃点苦,比较了才知道自己原来生活的其实还不错。

从脱贫攻坚中的“攻坚”二字中就能知道这次凉山扶贫工作的重要和不易。来不及在生活条件上过多纠缠,驻村没两天各项工作就接踵而来,一下子就进入到“5+2”、“白加黑”的模式中去了,习惯了午休和寒暑假的我在心里暗暗叫苦,最开始的半个月都头晕脑胀的。怎么办?只有自己克服,咬紧牙关跟上节奏,毕竟不是为了享清福来到这的。

驻村工作给我的第一个感悟就是个人力量是有限的,单打独斗难成事。走村入户、宣传政策、生育整治、禁毒防艾、制定规划、填写表册、迎接检查等等,事情多时间紧任务重。

必须和其他队员团结协作才能进退自如;第二个感悟就是工作对象不同,方式方法必须及时变换。我之前在校内干学生工作,觉得自己懂得不少了,但是和农民打交道后才发现还远远不够。举个例子,20188月份村上推荐喜德县贫困户“脱贫攻坚榜样人物”,我负责填报材料,发现红莫村两个候选人的条件不符合文件要求。怎么回事?经过反复交谈、讲解政策。小半天时间过去了,我才知道他们都隐瞒了家庭收入,担心评优后不能再享受国家资助了,原来如此。不深入了解还以为老百姓对评优不感兴趣,凭经验想象容易犯错误。而作为喜德县领队老师去参加省直机关工委组织的“走出大山看世界”活动时,面对小学生,原来的应对大学生的经验也不适合了。道理易懂,但错误易犯。我告诫自己以后无论做什么工作,都要根据实际情况打破原有认知的束缚,及时转换视角。

喜德的贫困不仅是经济上的贫困,还伴随着精神上的颓废和文化上的失落,是综合性的贫困。主要表现为人们普遍具有得过且过的生活观、崇拜鬼神的文化观和多子多福的生育观。治贫先治愚,扶贫必扶志。扶志攻坚,我校的历史底蕴和教育优势得天独厚。但要做好这项工作,非一日之功,更不能盲目行动,必须在学校的指引下积极思考,在学校的支持下开展活动,才能目标明确,才能有显著成效。反之,作为帮扶干部,也要充分发挥高校教师优势,为此积极思考和深入研究,这是我的第三个感悟。在驻村期间,我以西华师大和红莫中学作为联合申报单位,以《索玛花开、禁毒自爱》为题,201810月获“团中央青少年禁毒防艾宣传教育项目”审批立项,四川省获批15项,凉山州获批2项;以西华师大和红莫镇政府作为联合申报单位,以《脱贫攻坚背景下加强贫困村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对策研究——以红莫村为例》为题,获凉山州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课题立项,结题成果于20193月获四川省思想政治研究会授予优秀调研成果奖。除此之外,还促成王小丁教授到喜德进行调研并总结研究成果,为当地学前教育建言献策;促成我校高职学院为红莫村幼教点开展“小爱心大梦想 情系红莫”义卖活动,购置玩具和学习用品。

工作对象和工作环境发生变化常常不是主观可控的,但自己要主动应变、变中思进,这是我在喜德扶贫的第四个感悟。20193月底,县委组织部帮扶办对帮扶队员岗位做出统一调整,我的岗位由红莫村调整到县教育局。4月到8月在帮扶办协助工作,负责组织、协调在喜德的省直机关单位帮扶工作,9月开始到教育局基教股工作。现在走村入户少了,材料总结多了;和农民接触少了,和学校老师学生接触多了。工作对象和环境再次发生了变化,这也要求我自己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必须随之改变。我告诫自己:人都有惰性,借口有很多,工作不能不干。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快速融入,如何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。

到了帮扶办和教育局之后,最直观的感受是宏观层面接触的东西多了,可以了解、掌握喜德县全面的帮扶工作情况,视野开阔了、思路打开了,我越发认识到:作为学校派出的扶贫干部,在完成当地任务的同时,还要主动考虑学校在喜德的整体工作。我们是学校派出的人,对学校的事情得多用心、主动担当。要当好学校在喜德的“眼睛耳朵”,多看多听,协助学校制订帮扶规划;要做好学校在喜德的“手和脚”,勤动手多跑路,协助落实学校的帮扶举措,这是我在喜德工作的第四个感悟并为之身体力行。20192月,我到红莫村幼教点实地查看,协助扶贫办制订操场围栏和净水器安装援建计划;3月,协助管理音乐学院到喜德实习10位学生直到8月大家安全返校;5月,到红毛中心校和乐武中学实地考察水源,协助扶贫办制订对两所小学饮水工程援建计划; 7月,配合学校策划组织“牵手缘梦”活动,全程陪同喜德中学12名师生到我校夏令营;8月,协助扶贫办落实10万元扶贫物资捐赠发放;9月,协助教务处对接80名实习同学到喜德顶岗实习。近期在教育局推进对红毛小学、乐武小学饮水工程和喜德中学语音室援建项目,协助扶贫办落实学校工作部署。除此之外,还坚持整理、汇总我校在喜德县开展扶贫工作的信息并及时向扶贫办汇报。

在中共四川省委办公厅 四川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《关于2018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情况的通报》(川委办发电 〔2019) 8 ),西华师范大学作为省直部门,定点帮扶工作综合评价为“好”。在集体形势大好的情况下,我个人的工作也获得了好评,被评为2018年度喜德县脱贫攻坚综合帮扶先进个人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:事业成败,关键在人。这种“人”,理应成为我个人成长的目标和方向。在今后的扶贫工作中,我会一如既往踏实工作:一是加强理论学习,讲政治守规矩,在当地工作既讲融入,又要坚持一名高校教师应有的原则和底线;二是想学校所想,主动作为但不盲目行动;三是与学校紧密联系,定期汇报工作。努力成为“下得去、待得住、干得好”的扶贫干部。不负学校信任,不负学校嘱托。

 

 

2019925

四川省南充市师大路1号 办公室电话0817-2568739